当前版: A06版 上一版  下一版
前一期   后一期

村里响起锣鼓声

锣鼓声响彻整个村庄
  正月初一一大早,震天的锣鼓声夹杂着噼里啪啦的鞭炮声,从村子的西边传了过来,将许多还没有起床的人吵醒。

  在董家村村头的丁字路口,二十几位群众围成一个圈,欢快地敲打面前的锣鼓,震耳欲聋的锣鼓声响彻整个村庄。平日田间地头的庄稼汉,忽然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粗糙的双手瞬间变得灵巧起来,挥舞着的鼓槌,犹如农忙时在庄稼地里把持的镢头,每一次敲击,都是那么的刚劲有力。

  虎虎生威的鼓点声响起不久,四周便围拢了好多街坊邻居。小孩骑在大人的脖子上,一手揪着大人的头发,一手吃着肉包子,包子馅沾满了冻得红彤彤的脸蛋。年轻的媳妇一边往脸蛋上抹粉,一边眼瞅着正在敲鼓的老公。看到高兴处,还不时呲牙大笑,在她眼里,现在老公抡起鼓槌的样子,比在夏收扬场时更帅。村东头年过七旬的张大爷,听见锣鼓声后,甩开孙子搀扶的手,一路小跑地挤到了人群前面蹲了下来,从棉袄里拿出烟锅,边吸边用手跟着鼓点声打起节拍……在一片欢声笑语中,大家以不同的方式尽情地宣泄着内心的愉悦,整个村子由于锣鼓声的响起,年味也变得更浓,村民心情也变得更好。

  距离上次村子在过年时敲锣打鼓有多少年,似乎没有一个人能说的清楚。对门的大伯说,至少有十多年了吧。“上一次村子在过年时打鼓,你哥还没有结婚,现在娃都上初中了。”

  在关中一带的农村,过年不敲锣打鼓,就好像过年不给大人吃肉,不给小孩发压岁钱一样无趣。我的家乡位于武功县南面,是一个有着2000余人的普通农村。虽然不时有村民提起,在过年时村子也敲锣打鼓热闹一下,但一算组建起一个锣鼓队的花费至少也得近万元,村领导看着预算,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。“没钱呀,组建一个锣鼓队,几头猪就算是白养了,村子承担不起。”

  每到过年,邻村的义乐寺、史家等村子,只要一响起锣鼓声,街坊邻居便只有眼红的份。别人村子敲锣打鼓过新年,而我们村子村民听着人家的鼓声打麻将已经是多年的习俗。村子能有自己的锣鼓队,过年时能走街串巷热闹一番,成为众多村民的一个梦想。

  多年来,受农村传统思维的影响,村民过着日出而耕、日落而息的生活。街坊邻居起早贪黑的在地里劳作,看起来非常的辛苦,但汗水却没有换来幸福的日子,村民们日子普遍过的紧巴巴,组建自己的锣鼓队始终只停留在梦想当中。

  “现在日子好多了,一年不算外出打工赚的钱,仅是卖猕猴桃一家一年就能收入几万元。”和我年龄相仿的一位堂哥说,猕猴桃已经成为村民增收致富的有效途径。

  据了解,近年来,我的家乡武功县普集镇董家村全村近500户村民,有多半街坊邻居都种植了猕猴桃,成为远近闻名的猕猴桃生产基地。良好的生态环境造就了诱人的品质,憨厚的父老乡亲铸就淳朴的品行。猕猴桃挂果以来,质优价廉,童叟无欺,深受省内外客商的青睐,2017年成功入选第七批全国一村一品示范村镇。

  大伙白天都忙农活或者置办年货,晚上吃完饭,就聚在一起学习敲锣打鼓,没有工资,但干劲比在庄稼地干活还卖力。“据说,村子还要准备置办一些锣鼓,把锣鼓队队伍再扩大一下,让邻村的也眼馋一下我们村。”父亲一边说,一边端起茶杯,鞋都来不及穿好,急忙追赶已经走街串巷的锣鼓队去了。

  文/图 本报记者 董毅  

  • 三秦都市报手机版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   第A01版:微报纸
   第A02版:重要新闻
   第A03版:特别关注
   第A04版:春节假期民生播报
   第A05版:新春走基层
   第A06版:新春走基层
   第A07版:新春走基层之民生记者看大年
   第A08版:文化陕西
   第A09版:西安年·最中国
   第A11版:第十届温暖回家路
   第A12版:三秦城事
   第A13版:新闻调查
   第A14版:新闻调查
   第A15版:时事新闻
   第A16版:文体新闻
   第K01版:三秦资讯
   第K02版:公 益
   第K03版:公 益
“乡村春晚”年味浓
镜头里的别样春节
村里响起锣鼓声
搬进新家过大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