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版: A06版 上一版  下一版
前一期   后一期

剪不断的“年龄”沉浸

  ■ 陈卓

  不知持续几年了,奔三后,我始终未能习惯自己已经三十多了,总是会看似不小心地少填那么两三岁。填年龄的机会其实不多,大多是在学校门诊部看病时。

  “年龄?”医生问。“呃……”我习惯性迟疑一下,刚想说二十几,将今年年份一减出生年份,才又发现已经三十多了。明明是三十五,有时报成三十四,三十四时还报成三十二。我估计,到四十岁的时候,可能这种情况还会发生。

  十几岁时,觉得到二十岁好遥远。二十几岁时,又感到三十岁很漫长。十年前,谁告诉我他三十几岁,我真会觉得他很老,虽然心里不敢说,但内心已经把他划为“老汉”行列。如今,觉得四五十岁才老,三十几岁正年轻。

  年轻与否,永远是个相对概念。与比我年龄大许多的人闲谈,问起年龄,我说三十多了,他们居然流露出许多羡慕,还顺带感叹地说,真年轻啊。估计同样,如果碰到年龄小的问我,心里也会鄙夷地把我当作“大叔”。

  大叔就大叔吧,还好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些,如果我不报出年龄,有人甚至要将我少说十岁,十岁里有五岁可能是恭维,有五岁可能才是真实。一次在食堂,遇上一位老同学,我捅了捅同桌的老乡施立军,告知刚才走过的那位仁兄和我同一届大学毕业。他说:“哎呀,咋比你看上去老十岁。”

  看上去年轻,有时并不是什么好事。特别是在体制内,我还是希望看上去老成持重一点,于是乎,它偶尔影响我穿衣选择,这就像森林里的动物一样,想以此作为自己的保护色。比如说,有的人看上去佝偻苍老,领导可能会觉得他工作很辛苦,其实他有可能是因长期喝酒打麻将熬夜而致。有的人看上去苦大仇深,领导情不自禁地想关注关爱他,其实有可能他天生就是那个样子不曾改变。有的人看上去老气憨厚,领导可能会觉得他办事牢靠,其实背地里也会浮夸放纵。当然,这一切都是可能。

  当然,对自己年龄外在表现的把握有时也可能是一种错判。曾有一次,游完泳,在澡堂,沐浴露的泡泡正将一位老教授枯槁干瘪的身体包裹,他转过头突然问我:“小陈,你今年四十几了?”我一时语塞。“三十来岁。”“真年轻啊,我记得你去机关好多年了。”哦,原来如此。

  哎,谁都会老的,谁也都年轻过,谁也没有资格笑话谁,谁也没有必要羡慕谁。只要有一颗天真不老的心,执着奋斗的心,激情生活的心,我认为谁都是年轻的。就像有人曾说,有的人二十岁就死了,七十岁才埋。

  • 三秦都市报手机版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   第A01版:微报纸
   第A02版:重要新闻
   第A03版:民生新闻
   第A04版:民生新闻
   第A05版:社会新闻
   第A06版:都市文化·细品
   第A07版:三秦之声
   第A08版:时事新闻
小雪村景
看景
初冬的思念
抓一把
明舍印象
剪不断的“年龄”沉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