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综合新闻
父母 儿女…… 回家的路装满思念
发布日期:2018-02-14






  
  有那么一首歌,叫《常回家看看》。
  一张小小的火车票,不光标注了起点和终点,还浓缩了对家的眷恋和对亲人的思念。一节节车厢里,挤满了天南海北的劳作者,也装满了归乡的情思。
  春节转瞬即至,三秦都市报记者日前也挤上列车,走进车厢,听听回家的人讲述故乡的事,记录下返乡的人对家的理解和对团圆的向往。
  “妈妈包好了饺子等我回家”
  2月11日,农历腊月廿六。
  上午10点30分,在西安开往广州的K84次列车上,没有往年的人山人海。温暖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玻璃洒进车厢,春的气息在发芽。
  “订票前还挺担心票不好买,上了车才发现,现在车次多了,人也不挤了。”老家在河南洛阳的栾利环今年50岁,刚过知天命之年。身上的红色大衣是新买的,才剪的头发透着一股子利索劲。“回家看老人,拾掇得精神点他们看着心里放心。”
  和丈夫来西安十多年,栾利环早已经习惯了这座古城。“俺俩闺女现在也在西安生活,家都安顿在这了,也算是半个西安人吧。但是俺们两口子的爸妈还都在河南老家,过年了,还是得回去看看。”
  爸妈在,家就在。栾利环说了句大实话。
  丈夫和女儿都还没放假,她决定自己先启程回家去帮老人操办年货。“老人年纪大了,买东西打扫房子都干不动,我在西安待不住,先回来忙活,等一家人都回来了,啥都准备好了。”
  虽然只有一个人,但栾利环大包小包带了不少年货。“恁看,这个箱子里是给老人买的新衣,袋子里装的是陕西的特产,有红枣,也有黄花菜,全乎着呢,好不容易回家一趟,带就要带老人喜欢吃的。”
  西安到洛阳路程不远,栾利环的心早已飘回了家。“几个小时就回到家了,妈妈知道我要回来,已经包好了饺子在等我。外面的饭再香,也比不了俺妈亲手包的饺子。”
  “过个团圆年比赚钱更重要”
  列车由北向南要走完半个中国的版图,车厢里坐着家各一方的人们。比起栾利环一个人赶路,回湖南长沙的刘满成(化名)没有旅途的寂寞。
  儿子、儿媳、孙子,一大家人坐在一起,聊得热闹。
  刘满成做得一手好菜,一家人在西安南郊开了家湘菜馆。“每年也就是过年回趟老家,平常饭馆要营业,人走不开。”西安到长沙有19个小时的路程,已到花甲之年的他丝毫不见愁意。“一年没有回去了,这会儿心里光是个激动。坐车累不累的,根本没有关系。”
  带着儿子一家三口背井离乡做生意,刘满成的老家全靠老伴一人打理。“老伴每次来电话都说想孙子了,催着我们早点回去,家里的担子都落在她一个人肩上,平日里也没人陪着说个话。过年了,也该一家人团圆一下了。”他嘀咕着,“其实过年期间是饭店生意最好的时候,但是回家过个团圆年比赚钱更重要,我们不回去,家里就冷清得没有年味了。”
  刘满成的话,坐在对面的乘客很认同。“就是这个理,咱中国人都讲究过年回家看看,这是最重要的节日。钱以后可以再挣,春节一家人团圆才是最重要的事情。”
  “孩子说要回去给爷爷奶奶拜年”
  列车上人不多,小阮两岁半的女儿在车厢里跑来跑去,玩得不亦乐乎。他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后,生怕孩子磕着碰着。
  小阮的家在河南平顶山市,今年春运回家,他们很幸运地买到了卧铺票。“孩子还小,一会要吃,一会要睡,有卧铺总归能方便一些。”
  来西安工作后,小阮结婚成家,有了孩子。“上次回家,娃还不会说话,现在爷爷奶奶都会叫了,走之前和老人通电话,娃还说要赶紧回去给爷爷奶奶拜年。”
  谈起家乡,小阮的眼神里泛着光。“无论走到哪里,家永远向我们敞开着大门,父母永远都希望孩子回来看一看。”
  列车飞驰着。看着窗外的风景,小阮抱起女儿,声音温柔:“你看,这山高不高,外面漂亮吗?奶奶家也有山,也有这农田,跟这一样漂亮,等太阳公公下山了,我们就能看见爷爷和奶奶了,他们肯定给我们做了好多好吃的。”
  窗外的阳光照在孩子红扑扑的脸蛋上,这一幕定格成了回乡路上的一幅画。
  “拿到工钱回家过个开心年”
  出陕的列车上,人们归心似箭。进陕的铁流中,思乡之情也无处不在。
  从山东烟台开往西安的K1131次列车上,记者见到了张军、尚继宗、马忠祥3个来自甘肃天水的异姓兄弟。一只大号的塑料桶派上了用场,3个男人用它当凳子,谁累了就坐在上面歇歇腿。
  “买票的时候没有座位了,只能买站票,不过这些年走南闯北习惯了,经常这样坐火车。”车厢里的人满满当当,3人就挤在车厢连接处的洗手台旁,“这趟车一路上要走20多个小时,我们就从工地上要了这个桶,可以装东西,还可以坐人。在洗手台上靠一会就对付到站了。”尚继宗告诉记者,他们3人是同一个村的,这几年一直相伴出去打工。去年上半年,在宁夏银川做工,下半年又到了烟台。
  谈到回家过年,尚继宗脸上透着喜悦,“今年还不错,一直都有活,年前也拿到了工钱,这一年没白忙活。”他说,外出打工的人心里都有一本辛酸账,“我们都没啥文化,吃苦出力不怕,就担心忙活一年,回家过年拿不到工钱。”尚继宗告诉记者。
  “孩子在哪里哪里就是家”
  这趟列车的6号车厢里,伊自休、雷玉芳夫妇是最扎眼的一对旅客。两位老人满头银发,但精神矍铄,谈笑时脸上的笑容足以感染每一个陌生人。
  今年80岁的伊自休告诉记者,他们在潼关站上车,要去西安跟儿子一家团圆过年。“儿子在西安工作忙,孙子上学功课紧张,回家过年抽不开身,我和老伴这几年都是去西安过春节。孩子在哪里,哪里就是家嘛。”
  和往年一样,早在前几天,77岁的雷玉芳老人就给孩子精心准备起了要带的吃食。她指指行李架上的黑色包裹,告诉记者,那里面装着儿子最爱吃的油饼。“他打小就爱吃油饼,每次回家都要我给他做呢。城里的厨房地方小,炸油饼不方便,这几年他回不来,我干脆做好了给他带着。”
  桌上的袋子里,也装着雷玉芳给儿子准备的食物。“这是油炸的红薯片,这个是我做的红烧肉,还有这个,是我自己用黄豆生的豆芽,都是我娃最爱吃的。他看到一定很开心。”
  “孩子都快50岁了,孙子也都20多岁了,但年龄再变,在我们的心里,依旧是个孩子。”伊自休说道。首席记者张晴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