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版: A06版 上一版  下一版
前一期   后一期

难忘“学兵”五十年

  ■ 董邦耀

  每年的“八一”,总想写一篇我们“三线学兵”的文章,又担心说我们不是“兵”而纠结再三,每次都以放弃而告终。50年了,恐怕以后再也没有更多的时间了,再不写,就更少有人知道“学兵”是怎样一群人了。

  “三线学兵”,一个曾经激荡万千青少年心扉的称谓;一个曾经为战备路而不怕牺牲的团队;一个曾经创造“三线学兵精神”的团体;一个曾经英雄辈出的铁血集体。

  那是一段特殊年代刻骨铭心的艰苦岁月。襄渝铁路是三线建设的重点战备工程之一,全线总长915.6公里,东起湖北襄樊,西经陕西南部秦巴山区,南达四川重庆,沟通了我国西南和中南的铁路网,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。襄渝铁路陕西段全长264公里,山大沟深,地质复杂,桥隧就占到215公里,施工难度可见一斑。时间紧,任务重,铁道兵的兵力严重不足,陕西在倾尽全力组织10万多民兵后仍是不够用。于是,陕西在1970年8月和1971年初,分别从关中地区组织了25800余名初中毕业生和部分城镇青年,奔赴三线襄渝铁路工地与铁道兵并肩作战。这批学生统称“学兵”。

  1971年2月,春节未过,不满16岁的我成为学兵中的一员,来到三线建设工地,被分配到铁道兵5847部队学兵15连,与铁道兵、民兵一起建设襄渝铁路。在以后两年多的学兵生活中,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》和《军队条令条例》规范着我们的一切行为:紧急集合,穿衣、打背包,动作要快,不能迟到;负荷拉练载重要够标准,不能掉队;内务要整齐划一,被子要叠成“豆腐块”;完不成任务几夜不能出洞(炊事班送饭进洞);不许下汉江游泳;不许用粮票与老百姓换馍吃,不许……对一群十几岁的孩子来说,面对艰苦的生活环境和繁重的施工任务,这些纪律和要求似嫌多余和苛刻。

  有天晚上,连文书把我从梦中叫醒,说有紧急任务,我急忙翻身下床,飞速赶到连部。连长用低沉的声音对我们几名学兵说:“9连有名学兵从江边往洞口运水泥时,被斗车压断了一条胳膊和一条腿,现在需要输血。你们身体较好,15连就派你们去。”我们二话没说,连夜赶到几十里外的蜀河团部卫生队驻地,一验血,只有我的血型相符。抽了100毫升后,军医问我,还能抽100毫升吗?我连连点头说:“行!”我只是想,战友为三线建设都失去了健康的肢体甚至生命,我只不过献点血,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呢!

  时光倥偬,青春不负。当年的学兵们后来在全省各条战线已成为中坚,都为祖国建设作出了新贡献。告别三线铁路,我又进三线飞机工厂,搞过公路运输,干过高速公路建设与管理,办过杂志,掐指算来已经五十多年了,工作中别人说苦,我说:“这算什么!”别人说难,我说:“这怕什么!”吃过黄连苦的人,还害怕柿子的涩味吗?因为,我曾经是学兵!

  • 三秦都市报手机版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   第A01版:微报纸
   第A02版:要点
   第A03版:关注
   第A04版:专题
   第A05版:市井
   第A06版:细品
   第A07版:通联
   第A08版:体育
武功印象
写给海红果
我恨,我的诗这么无能
老路灯
难忘“学兵”五十年